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2-08-29

需要说明的是,我为360带来的鲶鱼效应而叫好,在我谈到“寄生”这个词的时候也并没有恶意,只是为了说明360的战略实质。

几天前,一位朋友告诉我:“3B大战一触即发,目前双方都在囤积弹药,战争不可避免。”我在国内外游玩了半年多,几乎脱离了网络,但当听说360推出搜索服务时,还是能立即意识到新的战争就要打响了。

从目前的发展来看,360又实施了一次“寄生战略”,即,利用寄主上位、尽量吸干寄主、最后脱离寄主独立,这样的方式发展壮大自己。在对于寄主的拿捏上,或许无人能够与周鸿祎匹敌。

3Q大战时的寄生战略

什么是“寄生战略”?

我们首先回顾一篇两年前的文章。

当时业界发生了著名的3Q大战,引起一片哗然。最后,腾讯不惜采取鱼死网破的战术,让用户要么卸载360,要么卸载QQ,两者只能选其一,从而引起了公愤。

在3Q大战中,一直很少露面的马化腾最后接受了《经济观察报》杨阳的访问,解释了腾讯为什么做得如此“过火”,他的解释在某些人(包括周鸿祎本人)看来是强词夺理,但另一些人会认为马化腾说得非常到位,实际上360当时已经将QQ逼上了绝境。我们来温习一下当时的这篇文章,其中重要的信息有三点。

一是360传播速度之快:扣扣保镖推出后,按照腾讯的估计,三天内就能感染8000万用户。马化腾的原话是:“形势危急,再过三天,QQ用户有可能全军覆没。”

二是手段之高明,马化腾总结了扣扣保镖如何废掉QQ的过程,这个过程是:

1,瞄准一个用户最常用的软件QQ,推出自己的增值服务扣扣保镖,由于扣扣保镖能屏蔽广告,自然人人都愿意使用它;(寻找寄主,并利用寄主孵化)

2,利用强大的360平台进行病毒式传播,瞬间获得海量的用户;

3,断掉QQ的升级渠道,让QQ无法通过软件更新来反抗;

4,帮用户去掉弹窗等QQ的盈利来源;(以上三个步骤是吸取寄主营养、削弱寄主、自己成长的过程)

5,利用360平台与用户的强联系,将用户和他的关系网从QQ转移到360自己开发的IM软件上。(生长成熟后,脱离寄主)

当然,最后一步是马化腾的猜测(我认为有可能是事实),由于后续事态中QQ的血拼以及政府的介入,360退出了战场,没有得到验证。

但不管怎样,请记住马化腾的总结,实际上,360虽然无法在QQ上一展拳脚,却可以通过他的下一次战争和下一个对手来验证。

关于这一点,马化腾的原话是:“我们看到360通过诱导先禁止QQ升级,断掉了后路,我们救也救不了了,再引导用户备份QQ好友列表,实际上是盗取用户的好友资料,还把TT浏览器替换成360浏览器,因为这是他收入的一个来源。最初我们就想到当感染率再高的时候他就会让用户备份资料,包括用户名、密码、好友列表都在360那里备份,再适时推出自己的IM软件,再让用户直接导入备份的好友。”

三,马化腾提到,在这之前,周鸿祎曾经提过和他一起打百度。这句话或许有些水分,但至少,周鸿祎肯定提到过对百度的不满,百度已经进入了他的视野。

搜索战争中的寄生战略

3Q大战中,360的表现有一个瑕疵:它的行为涉及到劫持QQ软件本身,以至于在政府的调解下不得不退出战场。但它的整体策略却是禁得起考验的,以至于可以全盘照搬到新的搜索战争中。

正在进行的搜索战争几乎验证了马化腾的猜测,下面,我把新战争中360的策略再总结一下:

1,瞄准一项用户最常用的网络服务——搜索服务,推出自己的增值服务——360综合搜索,这个综合搜索集中了全国最优秀的资源,百度、Google、搜狗、新浪、淘宝都包含在内,使得用户非常好用;(寻找寄主,并利用寄主开始生长)

2,利用360强大的平台进行推广,在瞬间获得用户粘性,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已经超越了搜狗成为了国内第二大搜索平台;(吸干寄主的资源)

3,用自己的搜索和盈利渠道逐渐替换原有的服务,比如,在网页搜索中用自己的搜索引擎把Google的替换掉,当然,以后随着自己开发产品的稳定,还会有更多的替换;(自己成长,寄主逐渐干瘪)

4,抽空竞争对手后,自己彻底上位。(脱离寄主)

当然,这个过程还在进行中,现在进行到了第三步,是否能够进行完全,以及多大程度取得成功,还要看新的发展。

不过如果任由360这么走下去,显然对于百度这个搜索引擎巨头是十分危险的,它现在所面临的情况接近于当年的腾讯,处于艰难的抉择期。特别是360这样的搅局者让人很不爽:它只有利用竞争对手才能上位,没有QQ就没有扣扣保镖,没有百度、Google、搜狗,就没有最初的360搜索。也就是说,它像一个寄生蜂那样,先把卵产入寄主的体内进行孵化,再利用寄主的营养长大,直到把寄主吸干为止。谁也不愿意当寄主,所以,它们势必要反抗。

在3Q大战中,腾讯为了不当寄主,采取的方法是自杀式的,要么在被你产卵之前杀死你,如果不幸被你产卵了,我立即自杀让你也无法生存。

到了搜索领域,寄主不止一家,百度、Google、搜狗任由360选择。并且,360对腾讯涉嫌违法,但搜索领域内,它从法律上并没有瑕疵,法律条文不会禁止综合搜索这样的产品,从情理上,这个产品也有其合理性,满足了用户的需求。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要阻断它的传播链,难度要比3Q大战时的腾讯大得多。

不过,在搜索战争中,又有着极大的不确定性,原因在于,搜索本身不像QQ那样有固定的Portal,要聊QQ必须登录到腾讯提供的软件,但要进行搜索,浏览器、百度首页、嵌入式搜索框都可以完成,用户的选择太多,粘性小,360要获得忠诚用户也不是那么容易。

为什么360能够实施“寄生战略”

周鸿祎已经将这样的寄生战略运用到了极致,以至于我们不得不感慨他的智谋。

但下一个问题是:当别人对腾讯和百度这样的巨头恨之入骨又束手无策的时候,为什么周鸿祎的360能如此巧妙地专门寻找巨头寄生、让他们坐立不安呢?

答案在于他的一些特质。

相信不管是马化腾还是李彦宏,都不会把周鸿祎放在眼里。

周鸿祎做的事情总是显得歪歪扭扭的。流氓软件火爆的时候,人们称他流氓软件之父,当流氓软件沦落到人人喊打的时候,突然间他开始做流氓软件的克星。

他的360安全卫士更显得邪乎,只有在中国的土地上能够生存。网络安全是个很小的市场,比杀毒的市场还小得多,基本上成长不出什么像样的企业。

中国的电脑盲们打开计算机,360先告诉他你的电脑上有几百个安全漏洞,把人吓得要死并开始膜拜。如果你不被吓住,把360卸载了,其实也不会出事。

但人们偏偏会被吓住。发展到现在几乎人人安装360的,不是人们真的这么需要安全,而是它的推广手段,以及通过宣传形成的宗教般的膜拜气氛。

然而,如果就此认为周鸿祎一无是处,那就大错特错了。

实际上,360安全最初是靠营销和宗教成分取胜,但一旦站稳了脚跟,它立即开始利用这个平台来实际解决用户的需求。周鸿祎是个对用户需求特别敏感的人,并且从用户习惯出发,能够把一款产品做到极致。

也正是因为他了解用户心理,才能把用户对于网站和软件提供商不满的地方进行利用。他发现用户实际上并不想花钱买杀毒软件,立即借助安全平台推出免费杀毒软件,将市场占领了(这其实也是一次寄生战略,过程与3Q、3B大战类似,具体不再分析)。

他做的浏览器也是最符合中国国情和需要的浏览器之一。他的各种实用小程序也都很顺手。

正是靠着和用户的贴近,他才能保持并扩大自己的地位,以至于到现在,网络安全已经逐渐沦落为360的一个幌子,360已经转变成为一个软件和服务的综合提供商,主要靠广告和向企业收费赚钱,对于个人用户则有着最大的便利。

从宗教跨越到实用性,是360的一大跨越,如果走不出这一步,那么它想长期维持庞大的用户群、获得长远的发展是不可能的。

另外,只有贴近了用户,他才有可能采取“寄生战略”,在3Q大战中,他知道用户不喜欢QQ广告等等带来的不便,所以推出的扣扣保镖虽然有违法之嫌,却能牢牢地获得群众支持,将腾讯一脚踢进口水池。

在搜索战争中,他则把目光盯在百度垄断引起的社会不满上,强调自己的搜索服务给用户提供了最多样的选择,并能促进行业发展。

如果不出所料,百度广告中所藏的违法和虚假成分又会被揪出来,这一方面打击百度的广告收入,另一方面,也让百度在道德上居于下风。

可以说,要想成功实施寄生战略,道德制高点必须把握住,否则是不可能胜过寄主的。

寄主的致命点

那么寄主为什么无法在道德上占到上风呢?

答案是,寄主本身是既得利益者。

比如,杀毒软件厂商已经形成了买软件赚钱的模式,让他们放弃这个模式,等于速死,他们当然不乐意,360抓住这个弱点迅速成功。

至于QQ也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广告模式,即便用户感觉不便,腾讯由于盈利模式根植于此,不可能因为用户不高兴就去掉,但360可以。

百度的软肋在于它的广告也同样给搜索用户带来了不便。

在2009年,百度被迫做过一次调整,一个叫反流氓软件联盟的组织紧抓住百度不放,直指他的虚假广告。这个联盟的努力形成了一次全国性的浪潮,百度股价跌至冰点,并被迫推出了凤巢系统。(这件事我也曾做过报道)

如果当时360就发起进攻,效果会比现在好很多。2009年估计也就是马化腾提到的周鸿祎想搞百度的那个时间段。可惜的是360没有完全准备好,最后选择了向腾讯进攻。

2009年调整之后,百度的问题仍然存在,却已经轻了很多,如今360能够找到百度多少漏洞,我不好猜测。

最后,顺便说一句,有趣的是,上面提到的这个反流氓软件联盟最初反对的是流氓软件,打的是周鸿祎,但周鸿祎从流氓软件之父摇身变成了流氓软件克星之后,流氓软件越来越少了,这个联盟不得不寻找新的领域,找到了百度的虚假广告问题。现在,周鸿祎和百度打起来了,周鸿祎已经翻了身,百度却依然没有摆脱人们的怀疑,也许,搜索这个行业的确需要打打假,也需要360这样的搅局者参与进来,将空气更加净化一下。

(郭建龙供网易科技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2-08-28

上周六苹果三星专利官司的裁决结果直接影响到三星的股价,令其股价创造四年来最大的单日跌幅,达 7.5%。

不过,三星股价下挫不能代表什么。股票的价值在于长期趋势,显示公司的价值是在上升还是下降。三星目前是世界上利润仅次于苹果的手机厂商,Galaxy S III 等手机机型在全球热销。公司长期价值不会受到股价单日跌幅的影响。实际上,这场官司所解决的问题只有一个:过去三星的产品是否抄袭了苹果的设计。裁决结果对目前三星主推的产品并无太大影响。

陪审团成员 Manuel IIagan 称:“三星完全可以翻身去自主设计。”的确如此,Galaxy S III 那圆润的外观,与 iPhone 毫不相似。

10 亿美元的代价,其他涉嫌抄袭的手机厂商显然会受到威慑。根据 Ars Technica 报道,陪审团主席 Velvin Hogan 称,法院之所以这样裁决,是“为了告诉(手机)行业中的大公司,违背专利制度不是一件正确的事,不仅仅是三星。我们已经 100% 公平,但我们不希望仅仅是略施薄惩。”

三星称本次裁决会减少手机产品的“多样性”,消费者面临更少选择。不过事实上,当每一家公司努力想出不一样的设计时,手机的设计反而会百家争鸣,我们或许会看到更多与“矩形圆角”无关的设计。回忆 iPhone 诞生之前,那时手机产品种类繁多,大多都具备独特的外型——手机厂商大胆实验,拓宽创新边界。

本次裁决的结果可能会影响将来手机的价格。IDC 的分析师 Al Hilwa 称,裁决的结果可能导致一些手机厂商向苹果上交“沉重的苹果税,手机将变得更加昂贵。”

事实上,现在将近一半的 Android 厂商已经不得不承担“微软税”,包括 HTC、中兴、夏普。以中兴为例,它所生产的每部 Windows Phone 手机要向微软上交 27 美元的专程使用费。最近的报道表明,三星同意每售出一部手机或平板将向微软上缴 10 到 15 美元的专利使用费。2012 年第二季度,微软从 HTC、三星等厂商收到高达 7.92 亿美元的专利使用费。成本将转嫁到消费者头上。不过,商品价格由市场供需,商业竞争所决定。未来手机价格是否真的更高,要看手机市场竞争是否激烈。

对于苹果,本次裁决又会有怎样的影响?回顾 2011 年与 2012 年苹果与三星之间的专利大战,很明显苹果手中的“专利武器”已经发生变化。

2011 年,苹果主要依赖外观专利与三星的对决,结果负多胜少——在美国申请禁售令被拒,德国颁发三星产品禁售令,后缩小范围,荷兰申请禁售令成功。2012 年,苹果的专利组合发生变化,更多依赖功能性专利,开始迎接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在美国获得对三星产品的禁售令,包括 Galaxy Tab 10.1 以及 Galaxy Nexus,包括最近这一次 10 亿美元赔偿的裁决。公司未来也许会加快功能性专利的申请,捍卫“加州设计”的价值。

对于 Android。Google 的回应表明,不会受太大的影响。

在手机行业之外,三星与苹果的专利大战已经影响初创团队的选择。根据 SFGate 报道,初创公司 Tactus Technology 在产品正式生产之前,决定先搞定专利问题。创始人克雷格・西斯拉(Craig Ciesla)称,“我们甚至在开始首轮对外募资前就已经申请了 20 项专利。”这个例子表明,以前初创团队在创业过程中,首先考虑的可能是产品,但现在也许是专利。创业团队开始认识到知识产权背后能带来的利益。

来源:爱范儿

2012-08-17

米1 发布时浓浓的苹果风格已经过去一年。

不过,小米和 iPhone 的落差过于巨大,很少有人会真的把他们拿来类比。小米更多的是依靠出色的营销运作,凭借性价比和 MIUI 的独特体验在中国的智能机市场攻城掠寨。一年之内超过 300 万的销量支撑了 40 亿美元的公司估值,成为了去年国内智能手机市场最黑的黑马。

魅族 MX ?

今天小米2 的外观无法不让我们想起魅族 MX 。黑色的正面面板,纯白的后背,中间线条清晰的分割——这是八个月前上市的魅族 MX 的设计(包括非常有特点的侧面分割线)。

新浪科技等媒体也在第一时间做了对比。我相信小米公司对使用这种设计面临的批评早有预期。那为何它甘愿冒这个风险?

识别率!

识别率很可能是其中的关键。

米 1 所谓“没有设计”的设计造就了一个辨识率很低的机器。塑料感极强的外壳,加上全黑的颜色,缺乏可以在远处识别的特征。远远望去,他可能在使用米1 ,也可能在使用市面上任何一个千元 Android 手机。

而正面全黑,背面全白的设计会带来更好的识别率。远远望去,这种强烈的对比就能把米2 和市面上几乎全部手机区分开来——当然,除了更早的面世的魅族 MX 。

今后,有多少人能认出这个是魅族的 MX ?

相比魅族,小米有更强的宣传能力。米2 的销量结合这种宣传能力,假以时日,很可能会破坏魅族 MX 的独特识别率。魅族 MX 被误认为米2 的概率会变高。

独特、好的设计是消费者天然喜欢的东西。这恐怕也是苹果不惜和三星在法庭上兵戎相见,也要维持 iPhone 和 Galaxy 外观上区别的原因。而在一个模仿者可能不会被惩罚的市场上?小米把它发挥成一种杀伤对手的武器。

也创新,亦模仿

小米就是这么个奇怪的公司。它有颠覆性创新的能力,比如,用互联网开发的节奏去迭代一个手机 OS ;比如,几乎没有平媒硬广的营销;比如,线上加运营商的销售渠道。但是,在某些方面,它也有毫不掩饰的山寨味道。

而且,这种味道不会影响它的成功。可以预见四核米 2 1999 的价格会重演米1 的震撼传播,会重演漫长的缺货和等待(高通 28 纳米四核的良品率到年底才比较适合量产),会重演年底上市的火爆热卖。

在性价比和 MIUI 的独特用户体验面前,外形山寨并不是问题。反而,它也许会成为魅族的问题。

中国也是奇怪的市场。很多人只知道微博而不知 Twitter ,只知道花瓣网不知道 Pinterest,只知道拉卡拉不知道 Square。而且,它也是个知识产权立法和司法实践落后于世界的国家。识别率不足够可以成为苹果把三星送上法庭的理由,在这里却还是未知数。同样,它也是个舆论对此宽容的国家:媒体可以无视 Tumblr 而称赞点点。但是,最重要的,消费者们接受这种“模仿”。

当市场不在乎的时侯,你如何苛求媒体?

当媒体不在乎的时侯,你如何苛求司法?

当司法不在乎的时侯,你又如何苛求一个商业公司?

降级论

和三星的专利官司中,苹果拿出了黑莓,诺基亚 N9 和魅族 M8 的 UI 设计。目的是用它们来告诉三星:不抄袭也可以做手机。魅族名列其中,证明了中国也可以做“原创的东西”,拿出“中国的设计”。

在愈发全球化的今天,无论是 NBA 赛场的匹克运 动鞋,还是伦敦奥运上美国和西班牙篮球决赛的中的李宁运 动服,似乎都在推动中国品牌的“去山寨化”。但是,作为中国智能手机领域的最火热的品牌,一个有意打造独特的文化的公司,却无法摆脱设计上的“微创新”?

也许,本文仅仅是前一段时间“降级论”的一个注脚——中国的未来从未曾真正握在屌丝们的手里。甚至,不在整个风光无限的互联网创业领域。而在玩具界,运 动服装界,餐饮界,电池界,音响界……

这些“原始而纯粹的行业”,而非更快更潮的互联网,才真正开始慢慢走出“山寨”的藩篱,酝酿着中国的“原创精神”。

我们从不曾怀疑的,是中国人摆脱了“山寨”枷锁后的创造力:

“他们将会绽放出银色的羽翼,无比丰满,无比性感”。

展望

不知是否是巧合,小米发布会之际,我看到了微博上 @郭去疾 对 Jeff Bezos 的评价:“Jeff Bezos不是夸夸其谈的 Meg Whitman,更不是谦谦君子的杨致远,他是硕果仅存的一代枭雄、充满耐心的超级猎手。他是那种最可怕的敌人:一直在我们身边,却没有人注意到他”。

心有戚戚。

也许,继乔布斯之后,贝索斯才是另一个兼具远见、坚韧,能在“大时代”里奋力搏杀,又不忘记自己的梦想和野心的创造者。不咄咄逼人,又保守稳健。

这种人同样深刻的改变着世界,却不需制造过多喧嚣——他能坚守价值,勇创未知,用自己的方式,留下伟大的产品,伟大的场景,伟大的声音。

中国,何时,才能看到这样的商业领袖?

原文来源:爱范儿

2012-08-15

1. 到底价格战是谁跟谁在打?

事件过程:

a. 首先是京东宣布京东的产品将比苏宁实体店面价格便宜10%以上

b. 然后是苏宁回应,苏宁易购将比京东更便宜

c. 之后便是京东回应:京东不会比苏宁易购贵

值得注意的是,苏宁实体店从未回应任何降价的问题。但有趣的是,刘强东最开始宣战的目标就是实体店。

2. 为什么要打“大家电”的价格战?

所谓战略,以己之长攻彼之短,这是最简单的道理。而价格战的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这也是很显而易见的。但京东的目的显然不是要两败俱伤,而是要保证“当价格战结束时,京东受的损失要比苏宁小”。

所以京东主动拿出了自己的短板:大家电。

京东的大家电显著弱于苏宁,一部分是因为传统的购物意识,使消费者更注重销售渠道的品质,对实体店尤其适应;另一部分则是由于 空间利润率的问题:占用同样大小的仓库空间,其他家电尤其是3C产品和小家电的利润率高于大家电。

而京东的大家电销售占比大约15%,这与苏宁国美这样以大家电销售为主的公司,有显著的区别:苏宁的大家电销售占比可以达到60%以上。

那么如果我们假设 京东 和 苏宁实体店 都降价10%,那么对于这两家销售下降的直接影响是:

京东: 15% X 0.9 + 85% = 98.5%,销售额下降 1.5%

苏宁: 60% X 0.9 + 40% = 94%@,销售额下降 6%

而这仅仅是考虑了降价因素,尚未考虑库存折价、店面人工、顾客转移等等其他因素。所以仅此一项,京东便可以 以一敌四 地拖住苏宁的收入。

3. 苏宁的应对

苏宁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对实体店将面临的挑战做出回应,而仅仅是用苏宁易购拉上了国美在线网店一起,来跟京东拼“线上价格”。这是明显的避实就虚,也许苏宁自己也没有方案,来真正面对京东的挑战书:

a. 实体店价格是否应该下调? 如果下调,实体店的利润会不会直接崩溃?

b. 产品销售是否应及时转向线上销售模式?

c. 现有的线上模式是否能够支撑起苏宁全部客户的需求?否则客户会流向其他线上家电商。

d. 如果实体店价格不下调,京东的“价格调查员”会不会来毁掉实体店的定价水平?

e. 一旦开战,国美和大中会不会在背后捅苏宁一刀?

所以仅仅用苏宁易购来当挡箭牌,是远远不够的。

4. 苏宁会怎么办?京东该怎么办?

京东和苏宁的直接问题是相同的:如何融资?

无论是扩大市场推广和销售范围,还是进行刺刀见红的价格厮杀,甚至是并购渠道和资源来抢地盘,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当然,这是假设两方真的会开战的情况。

苏宁是上市公司,能做的只有两项:1.增发 2.债权融资

增发需要股东的支持,尤其需要非特定股东的支持。苏宁目前的大股东除苏宁电器集团及张近东本人外,还有易方达、富国等基金,以及摩根斯坦利。增发的计划很可能遭到这些投资者的反对,而如果苏宁一意孤行,这些机构投资者一定会抛售股票。如果这样,直接受损的将是张近东(27.9%)和苏宁集团(13.47%)自己。所谓“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而另一方面,如果苏宁进行债权融资,正如今天市场传言的“80亿元十年期公司债”,投资者已经用脚投票了:日跌幅7.11%。之所以会如此,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投资者相信苏宁要孤注一掷地开始价格战,其未来收益恐怕会大幅下滑:作为普通投资者,没必要跟苏宁电器“生死与共”。

更棘手的是,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苏宁电器(SZ 002024)的财务状况是摆在明面上的:

a. 市值自年初已蒸发近30%,目前市值436亿。

b. 资产负债率 61.5% (2011年报)

c. 上半年净利润下滑 29.49%

d. 7月7日刚刚完成定增,募集资金46亿。(而一个月后又要募80亿…)

这些数字本就不能让投资者产生多美好的联想,而如果加上可能出现的80亿债务的话,苏宁的资产负债率更是会上升到大约70%的程度。以此而引发投资者抛售股票,甚至是拒绝参加增发,都是毫不奇怪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苏宁为了维持目前股价,目前应当采取的方法是股份回购,管理层增持,并暂缓进一步融资行动。尽管张近东的哥哥张桂平掌控着另一家上市公司苏宁环球(SZ 000718),似乎兄弟两人“财大气粗”,但一方面苏宁环球身为房地产开发商,账面资金仅有17亿左右,谁救谁还不一定;另一方面张近东为了推动苏宁电器股价上行,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增持,其后继能力和继续增持意愿恐怕已经大伤元气。如果在这种情形下,苏宁电器还要一意孤行举债融资,恐怕最后将不得不发 可转债 甚至是 MSCB 才能拿到钱了(不知我国MSCB是否合法)。

而反过来说,京东是非上市公司,其财务和经营状况并不为诸多“看戏”的投资者所了解。以外界的推测以及刘强东本人放出的话,都是“PE与京东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必须同进同退” .虽然这话可能夸张,但我相信在京东的董事会里,是有相当规模的“利益共同体”存在的。

那么一旦京东遇到了资金缺口,至少还可以从这些机构(甚至引入新的机构)融资,当然,条件是未知的,有熟悉的知友请务必帮我补充。至于京东其他的选择,还有IPO。IPO过程是否旷日持久,目前不好说,但至少京东的投资者们还是希望能有一个较好的退出机会的。而能够顺利走到IPO这一步,京东显然得先迈过这道坎。

文/李淼

2012-08-03

常问业内的一些朋友,你们做移动互联网,最看好哪个市场,他们说手机游戏。

玩移动互联网的,不外乎是玩LBS,玩摄像头,玩网络;可是玩手机游戏的,有多少是把这些移动互联网基本元素放进去的?

手机游戏,就是在手机上玩的游戏罢了,和移动互联网产业有神马关系?

把这些疑惑写出来,原因有二:

首先是在一次聚会上和几位很知名手机游戏公司的老大闲聊。其中一位说,最近听到不少做手机游戏的团队融到钱了,而投他们的VC们都在大谈移动互联网的潜力。他说,其实手机游戏就是游戏,除了是在手机或者掌上设备上玩的,和移动互联网没啥关系。现在的移动互联网的服务都不赚钱,VC们硬是要把手机游戏归在移动互联网里让其移动互联网领域的Portfolio看上去好看。我听到后,一直也没有细想这话啥道理。

其次,我以前都是用Nexus One玩Android游戏,但是一直觉得屏幕小了,玩的不爽。年前拿到的Kindle Fire, 一直都很闲置。这个移动设备没有自带GPS, 也没有摄像头,甚至连麦克风也没有。所以除了看书方便,流行的移动互联网应用,比如Instagram, Path, 微信等等装在Kindle Fire上基本上是没用。不过,最近发现不少好的Android游戏在上面倒是能跑,玩起来手感,大小都还不错。

这几天玩着游戏,突然联想起那位手机游戏老大说的话。还真有些道理:

1. 现今的移动互联网我们谈论最多的是什么? 你一定知道是Always Online随时随地在线,地理位置服务LBS, 摄像头(各种图片类服务的基础)等等。我们可以罗列出一大堆用到这些移动互联网特性的服务应用,但是对于手机游戏呢?想想我Kindle Fire的例子,就玩游戏来说,这和玩PSP有啥区别? 同时,需要Always Online的手机游戏也是少的可怜。

2. 手机游戏,只是将游戏开发在新的平台上(原来是PC/MacOS, 现在是Android/iOS),原来是在台式机/笔记本上玩,现在是在手机/平板上玩。所以说,把手机游戏产业的欣欣向荣来说明移动互联网的美好前景,是不是真有些扯淡了。

移动互联网确实为游戏带来了新的商业模式。现在有应用商店可以付费下载游戏,也可以玩免费游戏但是内嵌广告,更可以In Game在游戏内收费(买虚拟道具等)。而目前智能手机普遍使用的触摸屏(多点触摸技术)带来的是传统游戏中所不具有的用户体验;

或许是我太咬文嚼字了。如果真要把手机游戏看做只是游戏业的分支,那么移动互联网游戏应该是怎样的呢?

其实我们已经看到一些移动互联网游戏的例子,比如用到地理信息的MyTown,魔力城市,使用增强现实技术的钓热高手, 乌鸦来了等等,这些产品还没有足够的吸引力,但是它们都考虑了地理位置,摄像头以及网络这些移动互联网的特色,很值得大家的关注。同时,传统游戏注重同步在线,即是在我们的网络游戏中,玩家需要同时在线;而移动互联网的游戏更在于异步在线,因为玩家是使用移动设备,很可能不会Always Online.这一点最近很火Draw Something就是很好的例子。

手机游戏的前景,不容置疑;只是,我们聊移动互联网,真没必要老拿它说事。

2012-08-02

伴随着中国概念股新闻不断,以做空中国概念股而闻名的浑水公司(Muddy Waters LLC),眼看要成为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的公敌。浑水的独特定位,来自创始人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 的独特背景,特别是他在中国连续创业的背景。

笔者几年前在上海的一家律所工作时注意到 卡森•布洛克。他到中国之后,先是在美国律所众达(Jones Day)短暂工作了两年,最多变成半个中国通。

或许他看到中国律师写作能力有待提高这个情况,离开众达,在上海提供涉外英文法律写作的培训。他在网站上的文章,《中国律师在写作上常犯的6个错误》( the top six legal writing mistakes that Chinese attorneys commonly make) 写的非常好,里面提到的组织不清楚、堆砌没有的废话、不及时断句,和滥用“有关”(relevant)这个词,都是常见的错误。我曾经把这文章转给律所的其他律师,和我现在的团队。

后来(也许是同时),卡森夫妇意识到上海这样的市场需要像样的家庭仓储服务,创业建立了“Love Box Storage”,模式类似美国到处都有的方便廉价的仓储服务,对空间紧张、东西多但又舍不得丢掉的人应该很有吸引力。我有同事用过Love Box,自己也曾仔细考虑过用他们的服务。在中国创业的过程中,卡森一定第一手接触到各种无法避免的怪事和灰色地带。可以想象,卡森同学这时已经变成真正的中国通。

浑水的具体做法和挑选的目标这里不讨论。做浑水,笔者认为是 卡森找对了最适合自己的创业方向,因为他(1)作为美国律师,有逻辑和公信力;(2)有关于中国的第一手经验,包括连续创业和替人解决法律问题;(3)因为他的家庭背景,他了解如何与西方投资人沟通。他爸就是投资人,卡森在媒体采访中提到过,在中国做律师时替他爸现场勘察一家中国企业,发现惊人的欺骗。恐怕是这些加起来,让他在市场充满不确定性的时候赌对了投资人对中国公司的普遍怀疑:在浑水攻击之前,东南融通案、奶粉事件、乃至中国出口产品的质量问题都打击了中国公司在市场上的可信度。

在调查手段方面,卡森在中国做律师的背景很有帮助,方便了最大化利用浑水与美国投资人之间关于中国的信息不对称。举例来说,西方投资人很难意识到中概公司在向SEC披露的财报里面的数字和表述,可能与中国工商、税务等部门那里查到的数字或者表述不符,但这并不表示前者不准确,或者公司在欺诈,或者经营上有问题,反而可能是国内政府部门出于某些原因在给公司提供帮助,或者默许。这些事,向西方人解释起来会有点复杂,甚至连浑水自己可能都没有完全了解清楚,但是在公司有机会解释清楚之前,一旦有人爆料,脆弱的股价已经跌了,卖空者已经赚到了钱,这也是浑水的做法导致争议的根本原因。

浑水公布研究报告(或者说爆料)和做空股票是为了赚钱,在资本市场上的玩家莫不如此,发表言论和做空都是正常的,无所谓好坏。如果认为整个资本市场因为有效分配金融资源而产生了价值的话,另外,卡森•布洛克自己公开强调他做的事情存在利益冲突 ——指针对某公司发布报告的同时做空其股票(见2011年7月11日的《经济学人》报道)。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市场对该公司的股份仍然发生强烈的恐慌,恐怕说明投资人要么对该公司的价值本来就没有足够信心,要么是他们关于自己对该公司的了解程度没有信心。

与此同时,浑水自身也面临不少风险。首先,能否继续通过爆料加做空赚钱,与浑水爆料的质量有重要关系。如果浑水对目标公司的指控有几次被证明是错的,那么就不再有大量基金投资人愿意参与一起做空,也就不再有浑水期待的市场放大效果。另一方面,假设浑水持续成功,又带来另外一个问题:更多人会参与借中国公司的股份以便做空,导致做空的成本大大增加(做空的步骤简单来讲是:先开出条件向股份持有人借来股份同时承诺一定时间内还,然后在相对高价位抛掉该股份,之后再以低价买进然后把股份按时归还,因此除去借股份的成本和交易成本,只要最后买进的价格够低,一抛一买之间就有的赚)。最后,对浑水还面临诉讼的风险。虽然研究出错没有关系,但是如果被证明有恶意,还是可能出于诽谤而被人告倒,导致不得不支付赔偿(考虑到它同时做空股票,有利益在里面,“恶意”相比那些新闻报道更容易证明)。

中国为什么没有浑水出现?首先,中国股市没有做空机制,因为不许抛借来的股份;其次,如果说像浑水这样高调指控加做空在境外上市的股票,考虑到浑水创始人自己常年在中国境外都已经不敢透露行踪,如果这样的人在中国,恐怕面对更大的人身威胁。

注:作者为美国科律(Cooley)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原文链接